谷歌走进美国国会,舌战政坛群英是科技大佬们的2018必修课

发布日期:2019-10-27

九月,美国参议院情报委员会邀请Facebook、Twitter和Google负责人参加聆讯,讨论俄罗斯利用社交网站干涉美国大选的相关问题。Facebook COO桑德伯格和Twitter创始人多西应召出席了听证会,但Google却拒绝参议员的邀请。听证会现场,明知Google不会出席的参议院依旧在桑德伯格和多西旁边摆上了一把空椅子。

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当地时间12月11日,Pichai接受了众议院司法委员会长达三个半小时的听证,面对议员们人均五分钟的「轮番轰炸」,Pichai表现出了一贯的自信和从容。

没有,没有,没有

Pichai主要回答了三个问题:

Google搜索引擎是否存在政治偏见?

Google是否针对中国市场推出「审核版」的搜索引擎?

Google如何处理个人隐私和虚假信息?

委员会主席Bob Goodlatte开场就给了Pichai一个下马威:「Google搜集到的用户信息之多,甚至让美国国家安全局都自愧不如。」他指出很多报道指控Google的员工操纵算法,支持某一方政党。

「我本人在管理公司时不存在政治偏见,同时我也在努力确保我们的产品在运营中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在开场证词中,Pichai首先明确了立场,毫无疑问,这是当天议员们最为关心的问题。

众议员Lamar Smith问起部分拥护特朗普和移民法的内容被打上了「仇恨言论」标签的问题,他质疑Google是否有一个独立、外部算法研究机构,来审核政治偏向。Pichai强调Google已经这样做了,Smith却一再怀疑算法研究机构的独立性。

仍然是政治偏见,众议员Matt Gaetz的目标更加明确,他质问Pichai是否知道部分Google员工在聊天小组中谈论「抵抗特朗普」运动。Pichai表示不知情,「Google有90000名员工,我们不限制言论自由。」Matt Gaetz建议Pichai调查员工的政治偏见,因为带有政治偏见的员工,会影响Google的产品。

关于「审核版」搜索引擎,Pichai回应道,为中国市场推出搜索引擎的计划已有一段时间,一百多名Google工程师参与了这一项目。Pichai拒绝承诺在自己任职期间不会推出审查版搜索引擎,也一再强调Google目前没有这一计划,未来如果有,会广泛征求包括立法者的意见。

听证会之前,Google刚刚公布了Google+ API用户信息泄露问题的第二个漏洞,在今年十月的报道中,《华尔街日报》称之前Google对第一个漏洞隐瞒了数月。

Nadler想要知道,公司在公开安全问题时承担了什么义务?Pichai这时却将话题转移到Google对待隐私问题时的态度,直到被Nadler强行打断。Pichai承认在早先生效的GDPR规定下,公司发现信息泄漏后必须在72小时内公布。不过此前Google表示,Google+的问题不是数据泄漏,而是Google没有发现第三方访问或者滥用数据的证据。

议员们的「内讧」

即将上任众议院司法机构主席的民主党派众议员Jerrold Nadler在开场词中就提出了自己「与众不同」的见解,他说保守党在指责Google存在政治偏见的方面缺乏证据,即使Google存在偏见,也是Google自己的权利。

听证会期间,众议员Steve King控诉为什么她的孙女在iPhone手机上,看到了关于自己的负面新闻。众议员Ted Lieu「力挺」Pichai说,「如果你想要正面的搜索结果,那么就应该去做正面的事。如果对你有负面的报道,不应该怪Google,应该反思自己。」Ted Lieu此前在对Facebook、Twitter的听证会上也提出过类似的观点。他还举例称Google的搜索结果中也出现了关于共和党的正面言论和关于民主党的负面言论,他认为对于政治偏见的讨论和质疑是「浪费时间」。

在听证会上,Pichai表示上月有超过1.6亿用户检查了Google的隐私设置,但Google希望让「普通用户」更容易地掌控自己的数据。「我们一直认为,还有更多事情要做。这是个需要持续不断努力的领域。」

众议员Martha Roby提出,在这个需要持续努力的领域中,科技公司和消费者需要共同努力。他说道,消费者需要知道用户协议内容,但他们中大多数人从不阅读也不清楚科技公司如何使用自己的数据。Google的隐私政策和隐私设置则过于繁琐,无形中给了用户在了解和理解时更多的障碍。所以这需要消费者和科技公司的共同努力,消费者需要更好的教育,科技公司需要简化隐私政策和隐私设置。

失败的听证会

在诸多外媒的观点中,这场听证会无疑是失败的。尽管众议院两个党派的立法者们几乎一致同意必须对科技巨头的权力采取措施,但他们仍然不愿意搁置党派纷争而采取一致的行动。共和党成员对此加以批评和指责,民主党派则是驳回共和党「捏造」的指控。

但是听证会也仅仅停留在指控层面,Google下一步该如何解决?Pichai和议员并没有给出答案。

众议员Ted Poe询问Pichai,如果拿着手机在屋子里移动,Google是否会追踪到自己的行踪。Pichai表示有一些产品也许会追踪到位置信息,但是需要看一下手机设置。Poe打断了他,「你只需要回答是或者不是」,「这不是耍花招的问题,你每年挣一个亿,你得回答这个问题。」,「我很惊讶,你居然不知道答案。」Poe说道,双方再一次陷入焦灼。

彭博社写道,国会议员对科技公司的不了解,以及对同一问题的重复性提问,导致很多重点问题被蜻蜓点水般一带而过。在「Google搜索引擎是否存在政治偏见?」的问题上,很多共和党派的众议员无法提供确凿有力的证据,只是认为创建算法的员工是自由的,就认为员工操控了算法结果。

众议员Zoe Lofgren控诉,为什么Google搜索「笨蛋(idiot)」时,搜索结果中显示了「特朗普」的照片。Pichai花了大量的时间向这位议员解释算法的原理,Google将关键词与页面匹配,基于200多个信号,包括相关性、新鲜度、流行度来给页面进行排名。

三个半小时的听证会结束后,Pichai面带微笑,如释重负地走出会议厅,像极了四月两度走进国会山的扎克伯格。